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聊斋故事:酒鬼

2022-10-14 19:14:10 3064

摘要:青州的县令蒲良刚正不阿,廉洁奉公,深受此地百姓的爱戴。他有一癖好,甚喜杯中之物。一日,他酒醉归家,没有带随从,独自一人前行。至一破庙前,路遇一酒鬼,抱酒坛子狂饮,甚奇。阵阵酒香入鼻,忍不住停住,那酒鬼此时已有醉意,斜眼问道:“前面是何人?”...

青州的县令蒲良刚正不阿,廉洁奉公,深受此地百姓的爱戴。他有一癖好,甚喜杯中之物。一日,他酒醉归家,没有带随从,独自一人前行。至一破庙前,路遇一酒鬼,抱酒坛子狂饮,甚奇。阵阵酒香入鼻,忍不住停住,那酒鬼此时已有醉意,斜眼问道:“前面是何人?”蒲良谦和抱拳道:“在下是蒲良!你是何人?”那酒鬼听罢,知道他就是此地有名的清官蒲良,甚喜,遂约他同饮。蒲县令也不客气,一人一鬼情投意合,相谈甚欢,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不大会醉倒,醉态粗鲁、可笑。


那酒鬼痴笑道:“我是鬼!你怕不怕?”蒲县令笑道:“鬼有什么可怕的!你还不是与人无异!”

那酒鬼听罢,忽的变得身高八尺,青面獠牙,很是可怕,他站在蒲县令前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道:“你怕不怕!”

蒲县令仍是淡定望着他笑道:“原来是个丑鬼!有何可怕的!”说罢,不管他做什么样子,不再理会他,自顾自的喝酒。

那酒鬼泄气,随即又变回来恭敬抱拳道:“大人果然是个正人君子!邪不压正!令在下佩服!大人如不嫌弃!可否愿意交我这个鬼友!我叫李贵!”

蒲县令目睹他一副认真的样子,忍不住大笑道:“如今我们不已经是朋友了嘛!”

那酒鬼大喜,约他三日后来此相聚,便忽的不见了。

三日后,蒲县令带了几个好菜和一壶老酒,如约而来,等了很久,那酒鬼没有现身。

很是着急,便声如洪钟喊道:“今日我带了好酒好菜!贤弟为何不现身?再不现身!我可就走了!”

说罢,做出欲离开的样子,可是仍是没有动静。

此时,白日里的余热逐渐散去,微风拂面,月明如昼,很是凉爽惬意,蒲县令只好坐在一棵树下下耐心等待。

不大会,忽的响起银铃般的笑声,蒲县令一愣,遁声望去。

只见前面林荫小路竟现一妖艳女子,至前对他含情脉脉,不停挑逗他。

蒲县令却是一副厌恶表情怒道:“你是谁家女子?深夜出来,快些离开回家!”

说罢,不再看她,样子很是凶恶,那女子讨无趣,悻悻离去。

蒲县令又高声道:“贤弟为何还不现身!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怎可言而无信,你再不现身!我就告辞了。

言罢,看着远处的林荫小路,期盼他出现,过了会,那酒鬼仍未出现,蒲县令终没有性子再等,只好失望复归。

低头走了不远,忽的目睹地上有一锭银子,不由一愣,想着是谁不小心丢掉的,忙捡起来收入囊中,急匆匆回去。

想着此时失主定会着急,赶紧回去寻找失主。

回到府里,拿出银子端详一番,想着如今天色已晚,还是明日再寻找失主!身子疲乏,遂躺下安歇。

过了会,内急出恭,目睹桌上方才的银子竟变成了两块石头,不由大惊,很是奇怪,思绪一番,忽然哑然失笑。

第二天晚上,他白天审案子,很是疲乏无力,便早早躺下安歇,不大会,刚要进入梦乡。

忽的听到有人呼唤他,睁开眼睛一看竟然是那酒鬼李贵,忙起身,询问他为何食言?害自己苦等!

那李贵笑道:“老爷怎会孤独,小人送去了美女和钱财!无奈老爷没有放在眼里,果然是个清官!”

蒲县令听罢,爽朗大笑道:“我就知道是你在搞鬼!来来来,我们俩今晚痛饮!不醉不归!”

说罢,拿出老酒,一点素菜,李贵目睹笑道:“听闻老爷是清官!果然是两袖清风!”

说罢,出去,片刻后,回来拿了热乎的菜肴放在桌上,两个人推杯换盏的吃喝起来,交谈甚欢。

言谈中,李贵告诉他,自己在世时,家中富有,喜欢交朋好友,因此,家里经常高朋满座,甚是热闹,他有个最好的朋友,名周则江,两个人是穿开裆裤一起长大的好友,相处的犹如亲兄弟!

周则江家境贫寒,自己总是帮助他,借钱给他开了家酒馆,刚开始,生意兴隆,财源广进,不到一年他便娶妻生子,日子过得惬意。

可是好景不长,三年后,他经营不当,还经常往酒里兑水,客人们有了怨言,逐渐不来了。

此后,酒馆生意不好,到最后赔钱,只好关门闭客,他很沮丧,又找我借钱,我便安慰他,等他冷静一段日子再说!

他听罢,很是不悦,甩袖而去。此后,视我犹如路人,再不登门。我很难过,只好带了银两上门赔礼道歉,他方露出笑颜,待我如初。

他还要再开酒馆,欲东山再起,我劝他还是干点别的营生,再说这些银两也不够他翻本,我自己经营着珠宝店,最近生意不好做,也不宽裕,他没有再说什么。

有一天,他兴冲冲找我,说有个外地人手里有块上好的玉欲要出手,我听了很是兴奋,带了银两和他急匆匆同往。万万没想到,翻山时,他竟狠心抢了我的银两,把我推下山崖,我死无全尸。他回家后,告诉我的妻子,我们去谈生意的路上遇到狼,我已经葬身狼口!

因为我们是几十年的好友,妻子深信不疑,悲痛欲绝,把孩子托付给娘家,便上吊自尽,你那日看到的女鬼,就是我那可怜妻子的朋友!

说罢,哽咽着说不出来话。

蒲县令听罢大怒道:“朗朗乾坤!竟有此等不知感恩!且陷害恩人的恶人!真是世上少见!你不要难过!明日我即刻寻找你的尸首!把他抓捕归案!”说罢,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第二天,蒲县令亲自带了众差役至悬崖下仔细寻找,可是找了很久也没有找到尸首,都累的气喘如牛,满脸大汗。

有个差役小声埋怨:“鬼的话老爷也信!害咱们白白挨累!”

蒲县令却是不生气,看他们满脸大汗,很是疲惫不堪的样子,便吩咐歇息一番再找,他坐在一棵树下小憩,片刻后,竟迷迷糊糊过去。

睡梦中,响起酒鬼李贵的声音道:“老爷路线错了,我说的是南山山崖!”蒲县令醒来,哭笑不得,忙急急起身,带差役们进入南山山崖下寻找,不大会,果然找到尸体。

只见尸体已经腐烂,上面密麻麻的爬满蛆虫,阵阵尸臭令人作呕,有个差役忍不住,转身狂呕。

把尸体抬回去,蒲县令义愤填膺的命人去抓捕那周则江,可是过了会,那几个差役垂头丧气的回来,道那周则江已经逃离这个地方,不知去向。

蒲县令听罢,很是生气道:“就是这个恶人逃到天涯海角,也要把他抓捕归案!”

说罢,亲自带着众捕快顶着烈日炎炎,至那周则江亲朋好友家搜寻,仍是一无所获,一干人很是沮丧。

晚上,蒲县令在屋里紧锁双眉,不停的来回走着思绪着案情。

外面忽然阴风阵阵,那酒鬼李贵忽的至前道:“老爷!那周则江就躲在外村赌坊,一会他出了赌坊,正是抓捕好的时机。

蒲县令听罢,高兴的道:“好!今晚定把这厮抓住!”那李贵跪下磕了几个头离去。

却说那周则江自从得到了不义之财,不敢在此久留,便离开这个地方,去了外村新认识的朋友家。

那朋友喜爱赌博,便常带他去赌博,今天晚上他手气不好,输了很多银两,很是恼怒,遂离开赌坊回家。

刚出门不远,忽的看到前面有个身高一丈多高的恶鬼出现在眼前,他吓得魂飞魄散,身子瑟瑟发抖,那鬼忽的又变成李贵的样子,身上鲜血淋漓,头骨耸拉着,甚是狰狞,周则江吓得大叫一声晕过去。

隐藏树后的蒲县令和众捕快目睹,忙极快至前把他拖走。


进了衙门,周则江醒来,看到坐在上面怒目而视的蒲县令,惶恐不安,浑身发抖,没用上刑便招供了,他被判了死刑,秋后斩首。

李贵的家人们知道后,都悲痛欲绝,泪湿衣襟,好好把他安葬了。

村民们知道后,都拍手称快,越来越拥戴蒲县令。

几日后的晚上,李贵高兴的提着酒菜,前来感谢蒲县令为自己报仇雪恨,一人一会鬼推杯换盏的畅饮,此后成了一对好朋友。

三年后的一天晚上,李贵神色凝重,举杯对蒲县令道:“今日我们一别!此后,我们不会再相见!”

蒲县令一愣,忙询问他为何如此这般伤感!李贵告诉他,虽然他是横死鬼,本不能托生为人!可鬼王看他可怜!是被人害死的!遂让他托生为人,三日后,他便托生为镇子里的大善人王员外的孙子。

蒲县令听罢,虽然不舍,却也为他高兴,两人端起酒盅一饮而尽,洒泪而别。

几天后,蒲县令果然耳闻王员外喜得孙子,忙备了礼品去贺喜。

那白白胖胖,刚出生五天的婴儿看到他,竟挥舞着双臂向他求抱,众人目睹,都很惊奇,觉得他和蒲县令有缘分!

那王员外高兴的求他赐名,蒲县令思绪片刻,提笔写下重生两个字,希望他重生后,慎重交友!再不受人陷害了!过着幸福的生活!众人都鼓掌欢呼。

此后,蒲县令有空便会来看望重生,那重生逐渐长大,和他甚是亲近,很爱读书,脑袋聪慧,过目不忘,亲朋好友都说他大有前途!

可笑的是,每次看到蒲县令喝酒,重生都会馋涎欲滴的看着他,道盼望自己长大也能享用这杯中之物!令蒲县令捧腹大笑,心里暗自想着,这酒鬼托生了还是个酒鬼!

多年后,蒲县令老了,而重生却是长大了,果然不负众望,考中进士,在蒲县令的推荐下,做了临县的县丞。

此后,俩人犹如一对父子般亲近,重生甚是孝敬他,和蒲县令的两个儿子也相处的很好。

喜爱杯中之物的他,如今目睹蒲县令年纪大了,身子骨不好,便不再和他饮酒,却总是亲自煲汤给他喝!蒲县令的儿子目睹他如此这般有心,都自叹不如。两家人相处的很好,过着幸福的生活。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