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陈茂学|酒鬼

2022-10-14 19:06:27 321

摘要:酒 鬼文/陈茂学酒的诞生可以追溯到远古的时候,而且有多个不同的版本:相传黄帝时候,遇到了丰收年景,杜康做为储粮官,看许多储存在粮仓山洞的粮食发霉变质,无法可享。有一天在树林中散步,看到一些巨大朽空的树木,杜康灵机一动,叫人把粮食搬来放在树洞...

酒 鬼

文/陈茂学

酒的诞生可以追溯到远古的时候,而且有多个不同的版本:相传黄帝时候,遇到了丰收年景,杜康做为储粮官,看许多储存在粮仓山洞的粮食发霉变质,无法可享。有一天在树林中散步,看到一些巨大朽空的树木,杜康灵机一动,叫人把粮食搬来放在树洞里,过段时日再去巡查,发现许多野兽昏迷在树洞周围。杜康大奇,仔细探查缘由,发现这些野兽是饮了从树洞中流出的液体才昏迷的,杜康品尝了一下,发觉液体香醇可口,齿颊生香。后来经过不断的试验改进,终于研究制出了能饮的白酒。杜康因此被后人尊为酒神。

酒从诞生之日起就具备了两种属性——魔鬼和天使依附于同一个驱壳之上。商朝后期,天下太平,人口和生产力都得到了巨大的提升和进步,于是纣王以为天下一统,可以尽情享乐。开始建魁星楼,纳妲己,修酒池肉林。高兴时纣王携妲己泛舟酒池,文武大臣环伺一旁,击鼓传花,在哪里停下,大臣们就低下头去像牛羊一样在池里豪饮。笙歌达旦,做长夜之欢。最后民怨沸腾,烽火狼烟,武王伐纣。一代王朝,竟在酒色的侵蚀下灰飞烟灭。

酒是男人的血,英雄的胆!“长剑一幺杯酒,方寸男儿心!”。曹操煮酒论英雄,关羽温酒斩华雄。群英会蒋干中计,张飞醉酒鞭兵卒,乃至激起兵变,由此丟了性命。酒成了成王败寇的不朽道具。没有它,人类的社会活动似乎少了滋味。烟是开门调,“无酒不成宴席”。隆重的场合,酒无一例外地被请出来放在金丝绒铺就的台布上,酒杯被众人高高地擎起来,喝下的是酒,代表的却是一片心意!

幺庄是个只有两百余人的小山村。村中十之八九都是忠厚老实的庄稼人。但造物主却有它的铁定法则。总要在正常的人群中给你添加几个“异类”。宋轰轰就是这样一个人。小时候被高烧烧坏了脑子,长大后做出的大多是没皮没脸的事儿。他是个老光棍,为了在姑娘媳妇堆里厮混,竟也学会了绣花。噬酒如命,爱赶“场合”。邻居们来客,请工,请匠人,轰轰必在吃饭时“不期而遇’,邻人脸面难却,也不怕多铺一副碗筷,只是这轰轰喝酒不直爽,开始喝,要劝着喝,有酒意后大喝,酒兴出来了,猜枚,划拳,打杠子。轮番上阵,架不住同好者一轰而上,常喝的一两个做工者下午呼天喊地,误了主家工时。轰轰酒醉饭饱,跌跌撞撞,有时喝的多了,翻江倒海,呕出一地腌臜,喜的尾随着多时的公狗母狗好一通大吃大喝,末了也和轰轰一般双眼赤红,东倒西歪了……

时间久了,邻居们恶之如屎蝇。有促侠鬼就出一奇招——每逢轰轰入席,众人风卷残云,只直饮几杯,然后吃饭。这下轰轰没了主张,擎杯的手半天放不下来,饭毕众人一轰而散,轰轰也只好苦着脸倖倖然离席,促侠鬼尾随他到家并看着他开灯,隔着窗户,看他突然朝自己嘴上噼啪几个嘴光‘叫你不喝,叫你不喝,现在真的没的喝的了吧……’

酒在不同场景扮演着不同的角色。四爷是幺庄的老寿星,他历任村长,书记多年。德高望众,作风正派。退休后还是得到村民们拥戴。多年干部生涯使他脸如包公,不苟言笑。腰里常彆一只二尺多长的旱烟管,下面缀着一只绣花的烟包,相传是年轻时四奶奶所赠,四奶奶早已做古多年,四爷爷还带着它,闲暇时常摩挲。幺庄红白喜事,四爷爷只要身体清健,必是‘支客’。支客在一个乡村就是一个指挥官的角色。他要根据主家的财力物力,量身定做,小到厨师采办,打托传菜,柴米油盐酱醋茶。大到摆席记礼,迎进送出,大小都不能出一丝瑕疵。烟酒肉三大头更要精心谋划。待到放完一遍席,二边席,‘支客’才能和众人一起用饭。有时荒年酒淡肉瘦,酒酣耳热之后总有好事者借酒装疯,狗扯羊经,影响放席。四爷一看这还了得?掏出烟管首先吸的通红,然后把烟灰在板凳上磕的驾驾有声,先是温言相劝,效果不好时端起酒杯和酒鬼对饮,三下五去二,直到酒鬼烂醉如泥!四爷笑里藏刀,黑脸带煞。呼喝一声子侄晚辈:“扶下去,好生伺候着……”,把醉鬼拖到远远不碍事的地方,这才做罢。四爷平时不喝酒,遇到大事该喝的时候如饮水一般,脸越喝越青,话越喝越少,大家从没见他醉过。当了大半辈子的‘支客’,人品道德,被乡人津津乐道。四爷百年之时,众人感念四爷的恩德,纷纷从遥远的地方赶回来,双膝匍匐,毕恭毕敬地送别这位不老酒神。

栗黍是八十年代末的大学生。鲤鱼跳龙门后进了城里的国企,娶的是城里当地的姑娘,企业改制时下海经商,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早就在城里置办产业,有了自己的企业,孩子也好学上进。生意场上是酒场也是战场。栗黎习惯了包厢酒桌上的安静和雅致,习惯了女服务员斟酒的专业和微笑时的甜美,喜欢了男服务员传菜时悄无声息的猫步和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随意。他的事业一路生长,在酒局中他求人,人也求他,白酒,红酒,洋酒国粹……斛觥交错中解决了许多问题,称兄道弟中热络了众多关系,衣带渐宽终不悔,栗黎开始的时候很很是享受着这种生活,时间已久,新鲜感不在,吃请倒成了挥之不去的负担,好友们陆续和高血脂,脂肪肝短兵相接。前几天他感到了肝部不适,到医院一查,尿酸也有超标。栗黎悚然心惊,这就是所谓的‘富贵病’吧。在别人看来天之骄子的富贵一族,一不小心,也陷入了温柔的陷阱。沉吟良久,栗黎还是把公司暂时交给了夫人打理,自己开车回到幺庄老家,天天听老娘念叨“话不可说尽,福不能享尽”的人生箴言,没想到几个月粗茶淡饭下来,又找回来了童年时候的神清气爽!回城一后复查,各项指标基本恢复了正常。栗黎不禁慨叹:“一食一饮皆有定数,迈不动腿,管不住嘴,早晚祸从口入啊……”

夜晚,路过噪噪杂杂的酒吧,时有三三俩俩摇摇晃晃,领带歪斜的人,他们眼脸懵懵,嘴里不时咕咕哝哝,朋友一见,忙把我拦过一边,还不忘嘴里嗤的出声露出满口的不屑:‘酒鬼’。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