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酒鬼酒,有“鬼”吗?

2022-10-14 18:59:53 471

摘要:天若不爱酒,酒星不在天。地若不爱酒,地应无酒泉。天地既爱酒,爱酒不愧天。为喝酒找一个不容置疑的借口,至今无人能出诗仙李白左右!同时从“李白斗酒诗百篇”也可以看出李白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酒鬼”。​刚好有一种酒就叫“酒鬼酒”,只不过这个酒貌似有“...

天若不爱酒,酒星不在天。

地若不爱酒,地应无酒泉。

天地既爱酒,爱酒不愧天。

为喝酒找一个不容置疑的借口,至今无人能出诗仙李白左右!同时从“李白斗酒诗百篇”也可以看出李白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酒鬼”。

刚好有一种酒就叫“酒鬼酒”,只不过这个酒貌似有“鬼”了?

近日,湖南酒鬼酒前代理商石磊实名举报称,2012年向酒鬼酒公司购买的54度500ml老酒鬼酒中被添加了甜蜜素。

随后,酒鬼酒发出公告,“公司禁止添加甜蜜素,也从未采购过甜蜜素”。酒鬼酒称对方的举报为“因与公司发生经济纠纷,意欲谋求不正当利益”。

接下来的几天,“甜蜜素”事件愈演愈烈,举报人经销商石磊表示会有切实证据证明举报属实。

23日,酒鬼酒再次补发一则澄清公告,说明了公司与石磊过往的经济交往。

举报人与厂商双方一来一回的强硬声明,让事实愈加扑朔迷离起来,直到湘西州市场监督管理局出面终结了这场“酒鬼酒有鬼”的闹剧。

湘西州市场监督管理局:不受理投诉举报。

12月25日,湖南省市场监视打点局宣布信息,称对酒鬼酒近三年在市场上畅通的30个批次的产物举办检测,并未检测出任何甜蜜素,切合尺度要求。

虽然官方还了酒鬼酒一个清白,但在二级市场中,酒鬼酒12亿市值在一日间蒸发;

而且事实上,这已经不是酒鬼酒第一次被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上了。

7年前,它就曾因“塑化剂超标”被推上头条,甚至差点成为白酒股罪人。

在白酒行业黄金十年和冰封低潮的四年中,湖南酒鬼酒一直是一个“神奇”的存在——上市22年以来,酒鬼酒(000799.SZ)经历了数次大股东易主、10任董事长、7任总经理,合计79位高管。

如此这般的命运,也使得它不仅要应付市场上的艰难打拼,还忙着应付里里外外各种意外。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自古酒与中国文化就密不可分,同时也成就了上万亿白酒市场,酒鬼酒作为其中一员,也曾有过高光时刻。

巅峰时期,其锋芒甚至盖过了贵州茅台和泸州老窖。

1997年,酒鬼酒在A股上市,上市当年的净利润达到了1.6亿元。到了1998年,酒鬼酒业绩再创辉煌,净利润为人民币1.93亿元,同比上涨20.3%,位居行业第二。

相比之下,同一时期贵州茅台的净利润为人民币1.47亿元,泸州老窖的净利润则为人民币1.23亿元,彼时酒鬼酒的净利润是贵州茅台的1.31倍、泸州老窖的1.57倍。

而且除了净利润胜过二者,酒鬼酒的零售价也同样超过了贵州茅台和泸州老窖。

原本酒鬼酒是有实力稳居白酒行业第一梯队的,然而酒鬼酒却“闹鬼”了。

酒鬼酒第一次“闹鬼”事件发生在2005年,事情的起因是时任酒鬼酒董事长、董事总经理的刘虹突然闪电般辞职并神秘失踪。

2002年9月,成功集团与湖南湘泉签订协议,在击败涌金集团等对手后,受让湘泉的国有股权,成为了酒鬼酒控股股东。但没想到的是,新股东成功集团差点就掏空了酒鬼酒。

酒鬼酒在2005年10月向湘西州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最终法院确定成功集团从酒鬼酒公司账户上转走资金4.2亿元;最终通过诉讼双发达成了还款协议,进而湖南湘泉集团重新成为酒鬼酒的第一大股东。

始料未及的是,同年湖南湘泉集团却以经营管理不善、资不抵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为由申请破产还债。

无奈之下,当地政府接管了酒鬼酒,但这也仅仅是暂时过渡的办法。

2007年,中皇有限公司通过拍卖和收购成为酒鬼酒第一大股东,持股31%。中皇有限公司属于华孚集团,而华孚集团则隶属于国资委,有资金也有资源。

重生后,酒鬼酒凭借之前积累起来的口碑和知名度,终于在2009年扭亏为盈。

2012年,酒鬼酒以16.52亿元的营收和4.95亿元的归属股东净利润创下了该公司历史业绩的至高点。

然而,就在酒鬼酒业绩刚有起色之际,酒鬼酒又“闹鬼”了。

2012年年底,酒鬼酒被曝塑化剂超标2.6倍,暴露了当时白酒行业的问题,也让自身陷入低迷。

风波过后,酒鬼酒的业绩惨不忍睹,其营收从2012年的16.52亿元暴跌至2013年、2014年的6.85亿元和3.88亿元,其同期的净利润更是从2012年的大额盈利转为大幅亏损,亏损额分别达到了3880万元和1.04亿元。

酒鬼酒也变成了*ST酒鬼,直到2016年中粮集团彻底入主酒鬼酒,受创的酒鬼酒才得以恢复,但是酒鬼酒与原经销商的矛盾却一触即发,最终引爆酒鬼酒再次陷入质量风波。

石磊与酒鬼酒之间的罅隙集中爆发于2016年前后,在之前十年间,作为酒鬼酒重要的经销商与合作伙伴,石磊与酒鬼酒原管理层之间早已达成一种“默契”,然而随着2016年酒鬼酒被中粮集团正式纳入麾下并向其派遣了全新的管理层,石磊与酒鬼酒之间运行多年的“平衡”被打破。

细心的人不难发现,如果仔细梳理石磊与酒鬼酒之间关联事件时间轴,便正如上述知情人所言般,二者之间的种种“决裂”事件“巧合”的都汇集在了2016年的时间点。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有争斗的地方就有市场,有市场的地方就有企业不为人知的一面。

在“塑化剂”事件闹得纷纷扬扬之时,来今雨轩和石磊方也未就此提出退货或诉讼请求,并还表示要与酒鬼酒“共渡难关”。

然而中粮入主酒鬼酒更换管理层之后,石磊便向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酒鬼酒方面退货并赔偿损失,便由此牵出了三年后的这起甜蜜素风波。

上述退货赔偿案件于2019年10月25日终审完结,法院仅支持石磊以实际退货数量结算,而驳回了其2500余万的附带损失赔偿。

一个月后的2019年12月中旬,石磊便公开举报酒鬼酒“甜蜜素”事件。

同样,恰好在2016年8月,石磊与酒鬼酒之间的也以一起著作权转让合同纠纷事件对簿公堂,而这起涉案的合同签订更可以追溯到2007年。

就是这样一份已经履行了近十年且无争议的协议,却在2016年突然产生纠纷并同样对簿公堂,石磊文化认为酒鬼酒公司在同质同价情况下仍选择其他供应商的情况违反其约定。

此外,在2019年12月22日晚间酒鬼酒发布的澄清公告中还再度提及到一个细节。

2015年12月,作为酒鬼酒重要代理商,石磊要求酒鬼酒赠送其 8000 瓶 54°500ml老酒鬼酒,但在2016年初,该要求却遭到了酒鬼酒公司以“无理要求”而断然拒绝。

而与该次“断然拒绝”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两年前的2013年2月,石磊曾以市场环境不好等为由,曾要求酒鬼酒为其免费提供40吨酒水作为市场建设支持,而酒鬼酒方面竟果然生产了8 万瓶54°500ml 老酒鬼酒无偿赠送给石磊。

从2016年之前的免费提供40吨酒水、1400万元资金占用达三年、“共渡难关”的誓言以及近十年来亲密无间的知识产权合作,再到2016年初时双方的突然反目,无论是在经销环节,还是供应商环节,皆出现对簿公堂的局面,这一急转直下的关系转变,2016年,酒鬼酒与石磊之间肯定发生了些什么!

真相也许只有石磊和酒鬼酒老一辈管理层知道吧!

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

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

2017年以来,酒鬼酒高层多人离职,包括2018年初,董事长江国金因个人原因离职;2019年4月,来自中粮的酒鬼酒副董事长李士祎离职,副总经理李明也离开;5个月后,李士祎因存在违规违纪问题被免职。

酒鬼酒想要重现辉煌并不容易:白酒行业高速增长的表象下,集中度提升、行业挤压式增长越来越明显,一线品牌酒企越强,二三线酒企得找到自己的生存空间。

根据产业信息网的统计数据,以600元以上作为分界线,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和梦之蓝牢牢占据了大部分市场,特别是茅台和五粮液这两大巨头就占去了80%到85%的高端市场。

所以对于前有狼后有虎的酒鬼酒来说,目前,如何重塑消费者对酒鬼酒品牌的信任,如何打消二级市场中投资者对公司前景的顾虑,才是酒鬼酒管理团队在该次事件中首先要面对的问题!

参考资料:

叩叩财讯《酒鬼酒的2016》、

子弹财经《酒鬼酒,爱“闹鬼”》、

经济日报《酒鬼酒到底有没有“鬼”?》、

21世纪经济报道《又爆“黑幕”!酒鬼酒突陷“甜蜜素门”,总代理实名举报,4万瓶流入市场!最新回应来了》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